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青博客

一场地震,生死两难。我是记者,我在现场。

 
 
 

日志

 
 

北川“报信门”之一:绵阳高层何时接到报信?  

2008-07-23 23:53:14|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往绵阳的道路被滑坡阻断 
   

  北川“报信门”之一   
       绵阳高层何时接到报信? 
    要完成这个命题很难。 
    北川512日当天没有坊间,也就没有坊间传闻。 
    最知情只有官方。但当时北川核心高层分散,谁派的人报信?派的谁报信?谁把信息传递出去的?谁的信息最准确?N个疑问,N个说法。北川官方后来最集中的说法是:向绵阳报信有记载的共6次。但记者听到的这6次报信的版本也不一。 
     最正式版本是县长经大忠618日在全国抗震救灾英模事迹报告会上说:“通讯中断,道路不通,必须立即向上级报告灾情。地震之后,我们不断派人到绵阳报信。考虑到不断的余震和塌方,去报信的人,遇难的可能性非常大!我们先后共派出五批人员,并一再要求:‘只要你们还有一口气,拼命也要跑到绵阳!’绵阳市委、市政府接到灾情报告后,派出领导和救援人员,火速赶到北川,成立了‘抗震救灾前线指挥部’,全力组织开展抗震救灾工作。” 
    但经大忠的这个正式版本也很“官方”。他没有具体阐述报信什么时间派的?派了谁?谁第一时间向绵阳准确报信?绵阳方面什么时间接到报信?接到报信后绵阳高层的具体反应…… 
    也许“报告”限制了发言时间,经大忠不能具体阐述。 
    语焉不详是必然?未必。时间再紧,一句最核心,20字足够。 
    北川县委宣传部给经大忠“报告”装的是6是报信。但他正式报告时删掉了一个。   
    为什么删掉?北川县委宣传部至今也纳闷。 
      513日后,各种版本的“报信”传闻开始在坊间流传,并迅速通过互联网蔓延开来形成“报信门”。一时间,矛头对准绵阳高层的各种猜疑、指责甚嚣尘上…… 
    采访官方提供的报信者,都对此事讳莫如深:“讲政治……兄弟,你应该懂……” 
    一句“讲政治”搪塞,更使得“报信门”扑朔迷离。 
   采访此事断续历经2月。我所见未必是真相,我所闻未必是事实,但我所写都是事实。 
   今天发表本博文,即不代表官方,也无意做裁判,更无义务对“报信门”是是非非厘清。 
   作为记者,忠实记录历史,责任而已。 
      忠实记录一:最早市民两次报信 
时间:51215001600许 
报信内容:语焉不详; 
反应:未采信 
     为弄清事情本来面目,先后采访20多位知情人。无论6次还是5次报信,官方的记载和知情人说法比较一致的是: 
     第一报信:安县市民座机电话报信——地震发生,安县花垓县城房屋部分受损,人员死伤轻微,地震破坏现场并不可怕。半小时后,有市民通过座机向绵阳有关部门报信,但报信内容只是说看见安县房屋受损,并由此推断北川可能比安县遭的惨。报信者没有任何现场具体描述和房屋倒塌伤亡人数等数据支撑。绵阳方面为此没有采信。 

   第二报信:安县一市民骑摩托报信。遗憾的是,这个热心市民没有在绵阳方面留下人事记载。他报信时间接近16时,内容仅是“安县永安镇和安昌镇现在来了很多北川躲避地震的人。一些人受伤。听他们说,北川县城全部被毁,死伤很多人……”因为没有“北川逃难出来的人”的姓名和单位,场景描述也是转述且很模糊,属于“道听途说”,绵阳方面也未采信。 

     忠实记录二:北川官员王久华首次报信 
时间:5121700许 
报信内容:老县城后面的山垮了,埋了很多单位,已经成为废墟;人员伤亡惨重,请求市上增援、请求部队派直升飞机增援! 
反应:因王久华没到现场,也是转述,绵阳高层半信半疑,再探…… 

  王久华,北川县委常委、唯一女性副县长。此次报信,虽然效果“半信半疑”,但至少开始引起绵阳高层重视。 
      512日上午,北川分管农业的县委常委、副县长王久华和北川畜牧局局长刘畅、PIC公司老总张鑫燚,在绵阳市委农办参加副市长邱明君主持的“北川大禹PIC项目发展会”(四川省最大的PIC祖代猪扩繁场和种猪资源场。那里有5000头世界上最优良的种猪-记者注)。 
      1428分,会场突然开始抖动,有人喊“地震了,快跑!”她们想冲出会场,可是房屋东摇西摆,根本无法走动,这时,很多人趴在桌下,还有的抱着大门。几分钟后,等大家从强烈震荡中清醒过来,电停了,交通无人指挥,绵阳城区一片混乱……知道北川处于地震断裂带的王久华心急如焚:“北川可能遭惨了……家人……同事……”她马上逐个给县班子成员打电话,结果都打不通。 
   
    北川大禹PIC祖代育种场 

  几分钟后,王久华催促驾驶员赶快飞奔北川。 
      1520许,车到北川擂鼓镇麻柳湾前,一路上余震不断,山石滚落,越往北川方向灾情越严重,到了安县安昌、永安镇,路边很多房屋损毁倒塌,两面的山到处滑坡,特别是永安四周的山象炸弹炸毁了一样!沿途,不断有从县城逃难出来的民众,一些重伤员躺在路边亲朋招手拦车……车行驶到与北川边界相连的辕门坝时,公路被堵塞,永安桥已断。轿车根本无法前进。王久华下车走了大约10多米,发现县政府杜勇副县长的“78号”越野车停在那里驻足观望。 
王久华立即请该车驾驶员钟师傅继续开往北川,钟说:“太危险,我在这里等了很久,不敢过去……别人都在向外跑,最好不要冒险进去……” 
    王久华一下哭了:“我一定要回县城,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有我们的亲人啊!” 
    钟可能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的王县当面哭。 
    “好,好,马上就走!” 
    “78号”车艰难地到达麻柳弯水泥厂时,长后面的山已经倾下堵塞了公路,很多伤员转移到此被堵。 
    王久华下车,准备步行到县城。刚走几步,突然看见她丈夫杨启元(原漩坪乡乡长,现漩坪乡党委书记)和几个漩坪乡的干部正在此间指挥人员疏散! 
     据了解,杨启元一行出差刚走到安县安昌镇便遭遇地震,于是立即掉头返回准备参加救援,不料走到此间被堵。 
     大灾大难突然相逢,俩口子自然一番激动。 
     杨启元对王久华说:“县城毁了,听说死了很多人。” 
     “你看没看见县上有无领导出来报灾?” 
    “还没有看见一个领导出来……” 
    一听这话,心急如焚的王久华向疏散出来的群众大声喊:“谁是从县城出来的?” 
   “我们两个刚刚从县城出来!”两个骑摩托车到这里被堵的群众,很激动地对王久华说:“县城已经成为一片废墟,90%的房屋跨塌,王家岩、景家山垮塌,县医院、民政局、曲山小学、幼儿园被埋;北川中学教学楼垮塌,人员伤亡惨重,县城根本进不去进不去了.,起码死了上万人……” 
    这样恐怖的描述,王久华听来简直无疑五雷轰顶:“句句当真?没有夸大?” 
    “句句真实,愿以性命担保!”这两个群众语气坚决。 
    闻听此言,王久华马上对老公下“令”:“你在这里组织输送伤员,所有车辆无条件转移员到医院!我回市上报告灾情!” 
    “78号”车搭上了三个重伤员掉头朝绵阳方向飞奔。 
     一路上,王久华孜孜不倦拨打手机,“给班子每个成员打,给绵阳打,但就是无法接通……”车上一个女性重伤员不断呕吐,情形十分危机,王久华边流泪边不断催促驾驶员“再快点,再快点嘛……”她目的很简单:北川天塌了,赶快向谭书记报信! 
    “王县,已经140码了。不能再快了……地震没有把我们弄死,万一翻车弄死了,就太冤枉了……”虽然上司有“令”,但,职业驾驶员有自己的行为准则。 
     车到安县花垓镇(安县新县城)时,安县县人民医院已经搬到露天开始抢救伤员。见状,王久华迅速把三个重伤员交给医院后,马不停蹄直奔绵阳市委。 
    大约17点,到了绵阳市委所在地-火炬大厦。此时,绵阳抗震救灾指挥部已经成立。市上领导正在收集灾情,市委、市政府的大楼用红线围成了一条警戒线,王久华正准备冲上市委机关大楼,几名保安拦住:“危险!不能上去!” 
    “我是北川底,找领导汇报灾情!” 
    “领导们都在在前面的草坪上……” 
    王久华快步赶往草坪,突然听见一位领导说“北川、平武还没有消息……” 
    这时,王久华迎面碰见风风火火刚刚到此的绵阳农业局局长、北川老县长陈明世。见着老领导,从未经历如此大事的王久华“哇”一声哭起来:“陈大爷!不得了,北川垮了……” 
    “不要急,不要急,慢慢说……”老领导陈明世毕竟久经沙场。 
    其实,他的家就在北川县城,家人、哥哥情况如何?他比任何人都还急! 
    地震刚刚发生,他反应奇快,立即从绵阳农业局驱车直奔市委所在地-火炬大厦,目的:打探北川。但原来10多分钟的路程,他居然花了2个半小时! 
    绵阳市区当时交通混乱情景可见一斑。 
     王久华对市领导一边流泪一边说:“我来报告灾情!北川灾情严重,老县城后面的山垮了,埋了很多单位,已经成为废墟;人员伤亡惨重,请求市上增援、请求部队派直升飞机增援!” 
    绵阳市委书记谭力,在这里首次听到了来自北川官员的口头汇报。但王久华未到现场,地震造成的破坏到底有多大,具体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她也说不清楚。 
    谭力不动神色但面色凝重:他需要准确信息。 
    在场的陈明世“很懂事”,立即向谭力和在场的副市长邱明君请缨前往现场打探。 
时间就是生命-在这一刻,陈明世把这一书面语言变成了具体行为。得到上司点头瞬间,他没时间再顾“男女授受不亲”古训,一把抓住王久华手,大步如飞冲出指挥部。 
    “快!快点!北川!”车门一关,陈明世大声嚷嚷。 
    当时绵阳到北川,过北川擂鼓镇与曲山镇交界后,道路已经被两旁巨石和滑坡冲断。  
有关部门正在抢修被两旁巨石和滑坡冲断的道路 

  陈明世此去,能否顺利到达北川县城?能否准确掌握一线信息向绵阳报信?绵阳高层是否采信他的信息? 
    欲知后事如何,敬请关注后续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121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