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青博客

一场地震,生死两难。我是记者,我在现场。

 
 
 

日志

 
 

水啸北川:任家坪西山坡死亡名单  

2008-09-27 19:53:32|  分类: 关注北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啸北川:任家坪西山坡死亡名单 
     北川,30年前,地学专家就忧心忡忡:这里不适合人居。 
     唐山大地震前几个月,四川松潘就发生过一次震级颇高的强震,北川受损不轻。当时就职于四川省地质局的张文岳(现辽宁省委书记),温总理的校友,就和专家一起到北川勘察,指出县城正好处在龙门山地震断裂带上,且县城两边都是典型古滑坡山体。一旦被外力激活,北川就会被“包饺子”。 
     一语成谶。 
       5·12地震,不仅验证,同时上万生命铸就的教训,血红雪白。 
    可悲的是,这亘古的惨烈,并未使人们对大自然的敬畏变成自觉行动。 
    北川,10多万生灵无奈再度回到生养声息、但危机四伏的土地。 
       5·12地震刚过135天,9·24雷霆暴雨再度水啸北川…… 
    老天肆虐,古滑坡激活! 

     “洪水来得无声无息,感觉比地震还恐怖!”作为任家坪村9组组长,历经地震磨难的郝彦明对这次灾害更有切身之痛。24日凌晨1时许,正在家中熟睡的郝彦明被大雨和雷声惊醒,警觉的性格让他立即抓起了电话,打算挨家挨户地通知村民撤离。然而两个电话过后,当地通讯就完全中断,郝彦明不得不四处先就近敲门通知上半村…… 
     站在一道山梁上正准备到下半村通知的郝彦明亲眼目睹一个惊心动魄的场景: 
     高两三米的洪水,像一道“泥水墙”从上半村倾泻而下,眨眼之间就到了下半村,整个下半村绝大多数房屋,迅速消失在了泥石流之中,“雨声太大,雷也打得很响,泥石流来的时候的确一点声音都听不到……”郝彦明眼睛红红,声音嘶哑:“地震还有机会躲,而这次洪水、泥石流却来得静悄悄,让人没有丝毫反应机会……” 
     老天爷真是赶尽杀绝! 
        9组的10多个人,5·12地震已经夺走他们亲人,尚未从地震惊恐和失去亲人悲恸中缓过气,他们又被洪水泥石流劫杀! 
    郝彦明更是悲痛万分:历经地震大难不死的老爸,这次也随着上半村的乡亲们去了…… 

    徐鑫,24岁,北京志愿者。 
        611日,北京来的陈姓老师在任家坪西山坡7组建立帐篷学校。7月19日-8月20日,徐鑫接过青岛马老师的班,做第三任“校长”。这学校,恐怕史上最微型:学校就一小班,一大班。811日,他的学生“毕业”。 
        925日,勒克儿博客《雷霆水啸北川  部队被困苏保沟》报道了任家坪西山坡惨遭泥石流袭击消息后,远在北京的他,迅速通过学生家长联系他的学生。当日晚间,他告诉勒克儿:“目前得知,大班的孩子基本上都还好,但是我小班有四个孩子没了,都是9组的……” 
       27日一大早,他给勒克儿发来他了解到的第一手消息:“任家坪9组现在死了20人,其中4个是我的学生……” 
     任家坪村主任乔玉泽2718时对勒克儿说:“9组的确死了20人,但是有3个是外乡走亲戚的。目前找到尸体仅仅3具。其实,刚下雨的时候,我们就不断打电话喊西山坡的村民赶紧撤到任家坪街上。大部分村民冒雨弃家到了任家坪。这得益于村上警惕性还算高,如果麻痹了,9140多人难逃厄运……” 
 
北川任家坪西山坡帐篷学校“校长”徐鑫 
 
孩子们的教室 
 
小班可爱的娃娃 
 
学校周围环境 
 
地震后暴雨前西山坡周围村民居住地 
 
8月11日,西山坡帐篷学校小班毕业板报 
 
西山坡帐篷学校放学回家的孩子们 
 
西山坡帐篷学校大班的孩子们 
 
徐鑫“校长”的“卧室” 
 
任家坪村主任乔玉泽:“幸好村上下雨一开始就预感要遭,马上电话通知了各组转移……”(勒克儿 摄) 


     徐鑫在邮件中详细写了他遇难的4个学生情况: 
    “杨海燕,7岁,很乖巧可爱的小姑娘,门牙还没长完,喜欢穿白色和黄色的裙子、扎辫子。虽然后来我已经不在小班上课,但是她还是做了一个特别好看的东西给我,是用植物穗还有橡皮泥做的,粘在纸上的。只可惜我没有好好珍惜,当时没有拍下来,直到回到北京发现已经发霉了。很遗憾,毕业典礼那天,她没有来,第二天我去给她送毕业证,她不在家,820日晚上我从向阳村回到北川,本来还有时间给她送毕业证去,却因为自己的懒惰和第二天一早要离开回北京,就将这件事情托付给了其他的姊妹。一直自命为北川任家坪西山坡帐篷学校校长的我,却没有亲手将毕业证交给自己的学生,很是亏欠。她和王康萍都很喜欢坐在我腿上,现在却再在也没有机会了……” 
    “海燕生性很怕疼,不知道她现在埋在泥石流下面冷不冷……” 
 
   杨海燕 


      “王康萍,二年级,算是小班最大的了。她总是忘记擦鼻涕,我提醒她,她也经常是不擦干净。她妹妹康玉,只在毕业典礼前一天来过学校一次,帮助我们布置教室。他们家的房子很漂亮,地震造成的损坏也不是非常严重……但这次暴雨造成的泥石流灾害中,一家六口全部遇难……” 
 
  王康萍                         王康萍妹妹康玉 

      “杨青寿,5岁。父亲杨建,姐姐杨小羽(初二)在地震中离开了。他和母亲张建翠也在这次泥石流中遇难。一家人,才相隔130多天……祈愿他们一家能够在天堂重逢,一起走好……” 
 
   杨青寿                    杨青寿母亲张建翠 

       
“邓家英,5·12地震时,丈夫王兴来、哥哥王兴连、儿子王培强3人同时遇难,只剩下她自己带着14岁的小女儿王培雪,而这次她也未能幸免……她女儿王培雪还在绵阳长虹培训中心读初二,再次失去最后的至亲,如今成了孤儿,这是何等的打击?在电话里听到王培雪的声音,我却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或许现在不打扰她,默默的祈祷,是最好的安慰……今年她的生日被我给忘记了,希望明年不会忘记……” 
“原来错过的可能再没有机会弥补,亏欠的或许再没有机会偿还……”徐鑫很是伤感。 
 
   邓家英 


         西北川中学地震废墟遗址,西面大山嶙峋。 
             24日凌晨4时,地震震松、暴雨浸软的古滑坡点上,上千万吨巨石和泥土在高达几百米上蓄就的势能,瞬间呈几何级数裂变的动能,分三路纵队从山顶奔腾呼啸而下,势如破竹,所过之处,树木、房屋一带而过,西山坡上的曲山镇任家坪村四个组近万亩土地,210间房屋和数十条生命荡然无存。 
     泥石流顺势而下。北川中学废墟遗址靠近操场的两栋楼房一楼墙壁被洞穿,塑胶运动场等处变成纵横沟壑,地震遗迹被破坏殆尽。 
     三路泥石流在靠近北川中学地震废墟遗址处集结后,再形成宽约200米的巨大泥石流群,裹胁着北一中废墟和被埋尸骨奔腾而下,横扫北川入城处三倒拐左边所有尚存建筑,靠近三倒拐的房屋被埋,一些7层住宿楼仅剩楼顶。这一泥石流群,能量竟到达北川县委礼堂附近方才衰竭…… 
     北川老县城地震废墟遗址,被背后王家崖和侧面北一中两面泥石流夹击,所剩面积仅仅尚存30%! 
     “雨再一直下,北川县城地震遗址可能要被老天‘销尸灭迹’了……”北川旅游局局长林川看着天空密密不断的小雨,显得心急如焚:“这次泥石流已经把老县城的地震遗址吞噬了70%。更可怕的是,唐家山堰塞湖携带大量泥沙的洪水,已经把湔江河床抬高了几米。目前水位距离新县城坝堤不到1米,雨再下,水位再涨漫过堤坝的话,新县城地震遗址将被毁灭……” 
 
9·24,这样的雷电瞬间,平均几秒就是一次 (华晓峰 摄)
 
9·24,这样的雷电瞬间,平均几秒就是一次(华晓峰 摄) 
 
    8月3日,勒克儿重返北川采访时,从钢网封闭处拍摄了北川县城三倒拐入口处情景。9月24日洪水泥石流就把图中左下角一段全部冲毁(勒克儿 摄) 
 
5月18日,勒克儿进入北川县城采访。在入城的“三倒拐”处拍摄了部队和消防官兵进城搜救情景。作为对比,图中左半幅能看见的场景,时隔地震发生仅仅130多天,竟然又成了历史记忆……(勒克儿 摄) 
 
     北川老县城入口三倒拐左边建筑被毁殆尽。图中所见房顶,在勒克儿8月3日拍摄的图中清晰可见(华晓峰摄 ) 
 
北川老县城入口三倒拐左边建筑被毁情景。图中的黄色房顶,在勒克儿5月18日拍摄的图中清晰可见(见上面图片)。(华晓峰 摄) 
 
远处眺望北川老县城入口三倒拐左边建筑被毁情景(华晓峰 摄 ) 
 
当地群众远处眺望北川老县城入口三倒拐左边建筑被毁和湔江河水暴涨情景(华晓峰 摄 ) 
 
当地群众远处眺望北川老县城入口三倒拐左边建筑被毁和湔江河水暴涨情景(华晓峰 摄 ) 
 
当地群众远处眺望北川老县城入口三倒拐左边建筑被毁和湔江河水暴涨情景(华晓峰 摄 ) 
 
8月3日,勒克儿进入北川县城采访归途,恰好遇见任家坪村村民在城内做钢网封城后收工回家。车上不少乡亲,都住在西山坡,不知道他们是否幸运逃过此次洪水灾难……(勒克儿 摄) 
 
9月27日,北川擂鼓镇板房安置点的群众从冲毁的板房中抢救自己的家具(华晓峰 摄) 
 
9月27日,北川擂鼓镇板房安置点的群众从冲毁的板房中抢救自己的财产(华晓峰 摄) 
 
9月27日,北川擂鼓镇板房安置点的群众从冲毁的板房中抢救并清洗自己的家具(华晓峰 摄) 
 
9月27日,北川擂鼓镇板房安置点的群众从冲毁的板房中抢救并清洗自己的家具(华晓峰 摄) 
 
9月27日,天空小雨不断。图为北川擂鼓镇板房安置点情景(华晓峰 摄) 
 
9月27日,天空小雨不断。图为北川擂鼓镇板房安置点情景(华晓峰 摄) 
 
9月27日,天空小雨不断。图为北川擂鼓镇板房安置点情景(华晓峰 摄) 
 
9月27日,天空小雨不断。北川擂鼓镇板房安置点群众仍在抢救自己的财物(华晓峰 摄) 
 
9月27日,北川擂鼓镇天空小雨不断。群众从垮塌的板房安置点寻找自己的财物(华晓峰 摄)   
 
9月27日,天空小雨不断。北川擂鼓镇板房安置点一角(华晓峰 摄) 
 
9月27日,天空小雨不断。远看北川擂鼓镇板房安置点(华晓峰 摄) 
 
9月27日,天空小雨不断。北川擂鼓镇板房安置点群众生活场景一瞥(华晓峰 摄) 
 
9月27日,天空小雨不断。北川擂鼓镇板房安置点群众生活场景一瞥(华晓峰 摄) 
 
9月27日,天空小雨不断。北川擂鼓镇板房安置点群众生活场景一瞥(华晓峰 摄) 
 
泥石流冲进了北川中学。原来地震废墟遗址荡然无存(华晓峰 摄) 
 
任家坪西山坡的村民背着家中仅存财物借道北川中学到任家坪街上暂住(华晓峰 摄) 
24日,泥石流冲走了村民的猪。27日,村民奇迹般找到幸存的猪(华晓峰 摄) 
泥石流冲进了北川中学。原来地震废墟遗址荡然无存(华晓峰 摄) 
 
遭受巨大泥石流袭击的任家坪已被武警封锁(华晓峰 摄) 

.
  评论这张
 
阅读(7094)| 评论(9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