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青博客

一场地震,生死两难。我是记者,我在现场。

 
 
 

日志

 
 

老婆,驻地距离重灾区黎溪镇10分钟……  

2008-09-08 00:59:23|  分类: 热点深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婆,驻地距离重灾区黎溪镇10分钟…… 
    我的家和上班地方离市中心很近。走路到春熙路,也就10分钟路程。 
       5·12那一刻,上班路上,10多年来一直孤傲的栋栋大楼忽左忽右向我招手。地面的抖动,告知地震了。514日,到了青川,17日起,在北川,直到唐家山堰塞湖泄洪。见过尸体成片,见过生死离别。 
    因为太多“见过”,对攀枝花、会理县交界发生6.1级地震的消息,已经不再冲动。 
    但心绪最终被凉山州消防支队新闻干事邹森一组照片重击。 
    他并不知道,这组画面后来证实:“重灾区在会理县黎溪镇” 
    采访动机开始冲动,是因为早年“千千结”系在黎溪。 
    20多年前,也是八九月间,当秘书的我,曾跟随四川省地质矿产局局长張文岳(现辽宁省委书记)到黎溪。那里有他的部下:403地质队。 

     会理县位于凉山州南部,四川省最南端的金沙江左岸,地处横断山脉南部,平均海拔1600米左右,大部分乡镇都在半山腰,砂石路面的道路,弯多路险,95日,参与救灾的武警某部一车就从半山腰掉到山谷…… 

      尽管道路崎岖,会理仍可歌可泣。 
      古南方丝绸之路从成都出发后不久就进入横断山裂谷中。在崇山峻岭的丝路上,商队在茂密的森林中爬山淌河,忽上忽下,时隐时现,一路艰难辛苦。在走了很长路程,经过若干昼夜后,商队终于来到金沙江边,江对岸就是云南,过了江再往前走就是缅甸。商队没有急着赶路,而是在江边找了块坝子—马脚子们卸下马背上的货物,挑夫们放下挑子,商队安营扎寨了。渐渐地,这里驿站多了,钉马掌的,卖饮食的,开马店子的……聚集的人气愈加火旺,会理,于是被称为“川滇锁钥”历史古城。在会理县东南方,距县城74公里,当年红军巧渡金沙江时曾在这里举行过著名的“皎平渡战役”,胜利摆脱了敌人的围追堵截。 

     20多年前从凉山州府西昌到会理,184公里,路面勉强。但会理到黎溪,70多公里,弯道之多,无以复加;车辆驶过,漫天黄尘,隐天蔽日。我们乘坐的北京212吉普,尽管车窗全闭,但那车的密封性,地球人都知道。到了目的地,洗漱后留下的水就是泥浆。 
     没想到,20多年过去了,那里的道路依旧。据奔赴黎溪现场救援的邹森說:“会理到黎溪,路之烂,70公里,越野车都开了三四个小时……” 

     当领导跟班,提包包,得到最大好处:在黎溪,意外一见钟情,娶了现在的老婆。 
     她当时供职的403地质队,主要勘探拉拉铜矿。后来这里全国著名。她们单位驻地名叫黑菁,与此次地震死伤最多的新桥村紧邻,走路距离黎溪镇也是10分钟路程。 
     黎溪镇,赶场天,满街石榴和柿子。那里“青皮软籽石榴”一个1斤重、皮薄,色鲜,果皮呈绿黄色;籽粒马齿状,水红色,香气扑鼻,尤以小观河品种为最,帝王将相年代,四川贡品之一。 
     黎溪镇一带,山地起伏,土壤红黄色。当年看到,百姓都是取当地土壤与谷草搅拌做成土坯,盖成房子,当地称这房子为“干打垒”。 
     “干打垒”,没有任何钢筋水泥。几个力气大的男人,如果协力喊“一二三”,话音刚落,一定伴随一堵墙的“轰”一声。攀枝花、会理一带,历来就是地震频发区域,这样的建筑,如何能抵御6·1级、烈度7度地震? 
     当年张文岳局长去那里,就是考察下属单位整体搬迁。那年,地方政府恰好給的一块地盘,就在攀枝花仁和区。学地质出身的他,深知攀枝花处于地震断裂带上。尽管仁和区那块地盘很大,张文岳最终否定,并很快把居住在会理黎溪镇、会东县和攀枝花米易县的403、113、106三支数千人队伍,分别迁往峨嵋山市、泸州市和崇州市。 现在看来,这位温总理大学的校友,真还做功德无量。 

      邹森拍摄的新桥村抢险现场照片显示,20多年过去了,当地居民的民房,“山还是那座山,梁还是那道梁……”断壁残垣,刻下的仍是20年前岁痕。 
     “钢筋水泥建筑被震垮,至少还有可能的空间让你生存得到救援……”邹森說,“这里房子全是泥土,如果跑得慢被埋,几乎就等于活埋,因为没有任何缝隙让你呼吸……” 
      在已经“大国崛起”的今天,一场地震揭封,黎溪,还是20年前模样。 

      其实,邹森的爱人也是灾民。 
      前几天他到成都送《决战黎溪—凉山州消防官兵“8.30”攀枝花地震救援纪实》视频到四川电视台,顺道去邛崃看望住在板房里的爱人。 
     他爱人刘利英,地理老师,西昌人。她所就职的邛崃高埂中学教学楼“5·12”时成危楼,撤了。板房学校是海南援建的。 

       831日凌晨2时许,邹森随着西昌市消防中队40多名队员赶到黎溪镇新桥村后,指挥员立即将他们分成AB两个救援组。一两个小时后,邹森突然接到现场指挥员通知:B组在废墟中挖出一名少年受难者,要邹森马上过去。 
    名叫邓志发的一中年男子在攀枝花一工地当建筑工,他也是8月31日凌晨2时才赶回家,并和救援的B组在自家废墟附近不期而遇。他称地震发生时,妻子和15岁的儿子、9岁的女儿正在吃饭,可能已经被垮塌的房子掩埋。 
      外界都很纳闷:下午4:30吃甚么饭? 
      我老婆說,她在黎溪的时候,知道当地人习惯一日两顿,因为穷。 

      邓妻文学金,37岁,他们15岁的儿子邓建勇刚刚考上会理三中,女儿邓建菊9岁,才上小学三年级。 
      他们的房屋垮塌后已变成一堆红黄土,到处颜色一样,分不出原结构。根据邓志发大致描述,救援队员将可能是厨房、堂屋的两堆土地作为突击点。 
      一连五六个小时搜救,红黄土下面还是土。副中队长邱远强下达指令:从外围开始,地毯式搜索。这一战术很快奏效,救援人员在堂屋找到了邓志发被埋的儿子。 

      邹森背起装备只身前往B组,但当时下起了大雨。“那个地方离我所在位置有大约5里,山路泥泞难走,背着二十多斤重的摄影装备,到那里时我几乎筋疲力尽了!”邹森赶到时,邓志发的儿子已经确定死亡。 
     …… 
     “活着!人肯定还活着!”救援官兵惊呼了起来。31日上午9点过,消防官兵从邓家土墙废墟下成功营救出4头猪和1头牛,所有救援人员为此非常激动,“因为救出了牲畜,这使得大家对出现奇迹充满了希望。”邹森說。 
      文伟、薛红兵、钟银、刘小威四个在最前线的战士更是奋力挖掘。随着周围覆土一点一点被刨开,在场的所有人心里却越来越不安:“没找到的时候着急,找到了又害怕她们已经遇难……”10时許,当被困者头部露出来时,4个战士竟不约而同停止动作,“没人忍心去查看她的生死……”邹森說:“从形态看,我判定她已经气绝身亡,手中的相机不由地在颤抖……” 
     她的确是邓妻,邹森判断准确。 
     眼前,人们看见的是这样一座“雕塑”雏形:一个妇女面部朝下,背部上拱,双手呈拥抱状,右手还握着两双筷子。 
     四人像考古一样继续小心挖掘,很快又一具遗体露出来,是邓9岁的女儿。 
    现场最后完整呈现的景象证实:母女俩刚好上桌,母亲手里的两双筷子还沒来得及分给女儿,地震瞬间发生时,母亲将女儿紧紧拥在怀里,身体下伏、背部上拱,用身体抵挡轰然倒下的房屋,拼命想护住自己的女儿…… 
     母亲拼死护女一幕,在文伟、薛红兵等小心翼翼挖掘下慢慢呈现时,救援现场的人们,都被这一凝固的人类伟大母爱张力所牵引而屏着呼吸……邓志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泪水瞬间迸涌,邹森双手下意识地举起相机并按下了快门……“我从业十多年,拍摄了无数的作品,参与过许多救灾活动,面对一些突发场景本以为自己内心早已职业化麻木,但那一刻我心里像被什么东西猛地揪了一下……”邹森說,刚举起相机,画面边缘出现了一把粉红色的小梳子。“地震前一家人温馨相处的场面一下子在脑海里闪过,于是我就把相机的广角调到最大,让梳子出现在照片上,让它给大家讲述这么一段故事,因为我们所面对的,已不是她们的遗体,而是完整展现的人类伟大母爱!” 
      “母女俩出土时,保持着紧紧相拥的姿势。我们战士对她们实施分离,但因为她们抱得太紧,分离花了差不多20分钟……”邹森說,“那一刻,我泪眼迷蒙,因为激动,双手不停发抖,快门再也摁不下去……” 
    “那个画面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邹森說,“在邛崃看我爱人,給她讲述,好几次,她流泪,我哽咽……面对灾难,人们所表现出来的伟大人性,无论在北川、汶川,抑或在会理黎溪,都闪耀着万丈光芒!” 

      “按照20多年前习惯,下午四五点过,正好是当地百姓宵夜时。一天吃两顿,当时是因为穷。沒想到现在,还那么……”我老婆扼腕:“如果一日三餐,那个时间,也许母女俩正在黎溪街上卖她们种的石榴,也许就逃过大难……” 
      当地百姓在自家院子遍种石榴,是风俗,也是习惯。邓家也不例外。 
      这个时节,正好石榴下树。 
      20多年前这个时间,我在黎溪街上买的那筐石榴,就是一个十五六多岁扎着小辫的女孩卖給我的。那石榴,果皮阳面呈红彩霞,颗粒晶莹呈放射状,柔润化渣。当地行家說,我买到了上品。 
    “按照年龄推算,那个女孩会不会是今天遇难的这个母亲?”老婆无心一句话,竟惹来我一阵惆怅…… 

 
(上图)地震瞬间发生时,母亲将女儿紧紧拥在怀里,身体下伏、背部上拱,用身体抵挡轰然倒下的房屋,拼命想护住自己的女儿……
(下图)同时失去女儿、外孙和孙女的老伯,面对残垣断壁,悲痛欲绝…… 
 
在攀枝花当建筑工的邓志发,看见老婆遗体肝肠寸断…… 
 
母女俩出土时,保持着紧紧相拥的姿势。战士对她们实施分离,但因为她们抱得太紧,分离花了差不多20分钟…图为战士抬着这位母亲遗体离开现场。
 
 
母女俩出土时,保持着紧紧相拥的姿势。我们战士对她们实施分离,但因为她们抱得太紧,分离花了差不多20分钟…战士们最后为女孩盖上衣服抬离现场…… 
看着门板上分别摆着的妻女遗体,邓志发悲痛欲绝…… 
 
废墟凝固的人类伟大母爱,震撼着参与救援的文伟…… 
 
战士们实施地毯式搜救…… 
 
母女的遗体抬走了。战士们仍在原地相顾无言…… 
 
战士们实施地毯式搜救…… 
 
根据邓志发大致描述,救援队员将可能是厨房、堂屋的两堆土地作为突击点搜救。 
 
根据邓志发大致描述,救援队员将可能是厨房、堂屋的两堆土地作为突击点搜救。 
 
根据邓志发大致描述,救援队员将可能是厨房、堂屋的两堆土地作为突击点搜救。 
 
根据邓志发大致描述,救援队员将可能是厨房、堂屋的两堆土地作为突击点搜救。 
 
根据邓志发大致描述,救援队员将可能是厨房、堂屋的两堆土地作为突击点搜救。 
 
搜救现场 
 
当地百姓与战士们一起搜救
 
 
(上图)8月31日上午9点过,消防官兵从邓家土墙废墟下成功营救出4头猪和1头牛,所有救援人员为此非常激动。(下图)战士们在邓志发指点下,在可能的厨房、堂屋处搜救。 




 
“不漏一个村,不漏一间房,不放弃一个人!” 这是8月31日,四川省消防总队高雨祥总队长(左)赶到黎溪镇指挥救援工作的第一道指令。 
 
“不漏一个村,不漏一间房,不放弃一个人!” 8月31日,四川省消防总队高雨祥总队长(左)赶到黎溪镇指挥救援工作。 
 
“不漏一个村,不漏一间房,不放弃一个人!” 8月31日,四川省消防总队高雨祥总队长(中)在黎溪镇指挥抢险救援。 
四川省消防总队副总队长刘学曦(右2)现场指挥救人战斗。 
 
现场破拆断壁 
 
救出一名被困群众 
 
搭建帐篷安置受灾群众 
 
搜救组走遍烈度7度以上的20个受灾乡镇进行搜救…… 
 
现场指挥员向指挥部报告救援进度 
 
虽是武警,但邹森更是新闻记者。“一场地震,生死两难。我是记者,我在现场。” 
 
邹森到四川电视台送新闻视频后顺道去邛崃看望住在板房里的爱人刘利英。她所就职的邛崃高埂中学教学楼“5?12”时成危楼,撤了。板房学校是海南援建的。   
 
帅气的武警战士邹森 
 
一场地震,失去家园和妻子、儿子、女儿的邓志发 
 
邓志文夫妇的院子里,尚未下树的石榴仍是妩媚嫣红……20年前,
在黎溪街头,卖給我那筐石榴的女孩,将成永恒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484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