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青博客

一场地震,生死两难。我是记者,我在现场。

 
 
 

日志

 
 

5·12震后重灾区首例政府官员自杀身亡  

2008-10-07 20:14:05|  分类: 关注北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震暴雨接连"垂直打击"
北川首例政府官员自杀身亡

       

北川县委农办主任董玉飞,10月3日自杀身亡。

 

原禹里乡党委书记董玉飞(左一),地震前,以羌族风俗接待来客。  

原禹里乡党委书记董玉飞(左一),地震前,以羌族风俗接待来客。

        

            勒克儿2008年9月26日所发博客《9·24罕见雷电闪击暴雨洗劫北川映象》,文中“严重自然灾害接而至,不仅摧毁了北川有形物资,而且从精神肉体上,摧残并蹂躏着。 接连两天的‘9·24罕见雷电闪击暴雨’采访,透过北川民众眼神,勒克儿读到了一个沮丧: 北川,逐渐对未来预期开始恢复的信心,再度失措陷入迷茫……”一段,虽寥寥百字,却已经明确暗示:对北川地震幸存者进行心理干预已经刻不容缓。
       囿于众所周知原因,即使是博客,也必须“讲政治”。一些表述只能点到为止。

       勒克儿的担心是空穴来风?
       时间仅仅相隔一周,7天,北川大地震亲历者、幸存者,原禹里乡党委书记、县农业局局长,现北川县委农办主任董玉飞,10月3日自杀身亡。

      5·12大地震,董雨飞失去了儿子。
      他儿子董壮,12岁,就读于曲山小学东校区六年级。
      地震发生并失去儿子的艰难岁月,董玉飞和就职于县农业局妻子李照(音),仍然坚定履行了一个国家公务员职责,在自己岗位顽强地抗震并救灾着。

      5·12大地震后,勒克儿在北川连续采访一个多月,属于心理学专家和学者眼里的“心理干预的严重对象”。凡接触过的心理学者,无一例外都说,灾区在进行灾后重建的同时,必须更要加强对幸存者心理干预,进行心理疏导,不然将会发生可怕后果。
      他们说,从唐山大地震、伊朗大地震等无数地震中,世界心理学界总结出一个铁律:地震发生,受灾幸存者焦虑之后是抑郁,严重抑郁的结果是漠视生命。半年之后,将是灾区自杀行为高发时节……
      董玉飞悲剧,证实了科学预言。

      董玉飞最早在北川农业局任副局长,而后下派到禹里乡任党委书记,然后再回到农业局任局长。这一履历显示,他属于官方提拔重用类型。5·12地震后,他从县农业局局长职位就任县委农办主任。级别虽是平调,但是“农口”归他统辖,显然是官方对他抗震救灾表现的一种组织认可。
董玉飞自杀,显然不是仕途受阻郁闷所为。

      董玉飞自杀原因,坊间流传版本很多。
      因为痛失儿子悲痛过渡而自杀,那他早已经在天堂拥挤快乐的人群中寻找自己爱子去了……熟悉他的同事都这样认为。
     有一种说法是:他在禹里乡当党委书记期间,政绩一般,可能是因为修漩坪水库原因,限制了禹里乡发展……
      但民间更多的说法是:自从北川决定修漩坪水库后,就是仇和,中国政界一个铁碗般的市长,他到了禹里,都无法施展身手。况且,这事儿发生在一两年前。要自杀,不会在现在……董玉飞为这个事郁闷而自杀显然站不住脚。
      坊间比较一致的认为是:北川地震百废待举之时他受命于统辖北川“农口”,130多天后,9·24罕见雷电闪击暴雨给予了他致命一击。因为这次老天爷的“垂直打击”,对象直接是他的“农口”,因此,压力太大,信心被摧毁……
      还有一点大家共同认可:董没有贪污腐败行为。凡是他同事或者认识他的,都说这是一个好人。
    
      坊间说,董玉飞自杀是利刃抹喉。留有遗书。
      熟悉他的北川人说,利刃抹喉是需要巨大勇气的。他拥有这一勇气,一定有一个更巨大的伤痛击碎了这个坚强的羌山汉子所拥有的一切。因此,他看透了官宦仕途、看淡了名望权力,看清了世事无常、看尽了人生幻灭。他明白了生即是死、死即是生。

      5·12大地震中,董玉飞的亲兄弟董卓锴,其妻子和孩子都不幸遇难,只剩下独自一人,甚是凄惨。
      在这样一种超常困境下,作为北川白什乡乡长的董卓锴,坚挺着藏族汉子不屈脊梁,带领当地受灾群众顽强抗震救灾,其所作所为,让民众及山东对口援建人员深为感叹钦佩……
      作为亲兄弟,董卓锴是哥哥的镜像。
    (备注:董玉飞父母一个是羌族一个藏族。身份证上,兄弟俩,哥羌族,弟藏族,特此说明)

      董玉飞遗体告别仪式10月5日在安县桑枣镇举行并在此地火化。
      斯人已逝,惆怅满怀。

      5·12地震后,北川政府机关没有了节假日。
      全国人民都在快乐度假十一黄金周,但是北川没有。
      对节假日,北川很尴尬:抗震救灾,举国体制,全国救援,处于灾区,政府机关理当只争朝夕。
      但是,没有一个人是铁打的。
      对灾区关怀,物质至关重要,精神救援更是必须。
      对灾区关怀,不仅面对普通民众,更应包括基层干部。因为,他们是灾后重建的中流砥柱。
      地震后心灵创伤的阴影,不是党性或者行政法规所能调整。

      但愿董玉飞的悲剧,是灾区第一例,也是最后一例。

  评论这张
 
阅读(60625)| 评论(3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