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青博客

一场地震,生死两难。我是记者,我在现场。

 
 
 

日志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2011-06-28 20:30:46|  分类: 零度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勒克儿

 回到从前:四川最古老茶馆碎片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明清,红军。
  一切此类信息被它编织成映像,无声投影在这里的桌椅、茶壶、老墙,以及可以触摸的气韵和房顶明瓦光柱卷飞的尘埃中。
  它,是一个茶馆。
  有幸在它身上阅读这一历史现实存档,得益于摄友杨兵、高顺我们三人驱车川西行走漫无目标后的忽然心血来潮。
  最后的目的地,一番石头剪刀布后,赢方确定:巴中。
  到了后四处打听,方知此间居然有一个明清时代遗留下来的古镇。
  川西行,走访N多古镇(其实大多是仿古镇)已经审美疲劳。造访它,不是因为“古”,而是因为“红”——当年川陕苏区红四方面军第30军军部驻地:恩阳镇。  


  6月下旬一个当午,额头在烈阳下站满粒粒水珠。漫不经意闪进这一木有招牌的茶馆,讨口茶水喝。
  进得门来,仿佛瞬间进入了时光隧道,一下倒退百年。
  一切都是那么小说。人,墙,桌子,板凳,地面,房子,天井,茶壶,青苔,味道,以及那一排老掉牙泛着油光的马架。
  大堂,几放老木桌老木条凳围桌几多老人,抽着叶子烟打古老长牌。他们的面前,大都有一个貌似文革时期的搪瓷茶缸,外面油光,里层褐黄,大片的茶叶占据半缸。茶缸里里外外碰掉许多搪瓷,残缺,在此间成为一种点缀,必须的。
  看这茶缸,我用舌尖努力安慰了一下嘴唇,实在没勇气喊:老板,来碗茶……
  这长牌,又叫川牌,也叫点点红。不同的牌,代表天、地、人和。天9地8人7和5,估计很多人不懂。读大学时会打,现早已遗忘。
  近20块厚约两三毫米长约尺半的竹片,两端用麻绳相互串牢,像微型吊桥模样,再由木架撑起,这就是马架子。这马架子可以根据你想躺的舒服程度手动调节,有4级。最大伸展限度,可以勾勒出一个美丽的S。
  看这排马架摇摇晃晃的身子骨,我选了一把油滑发光自认为结实的,把自己放上去,小心翼翼试着半躺,背上立马传来一股冰凉。很惬意。
  “兄弟,喝啥子茶?”看我躺下,粗壮结实的老板娘声音很豪放。
  “有……有其他茶具木得?”我再次小心翼翼。
  “哈哈,我们有盖碗茶,不过,盅盅茶两块,盖碗茶5块钱一碗哦!”老板娘声调再次豪放。
  “有竹叶青木有?”
  “我们这里都是喝山里手工茶,味重,精泡得很!(能泡多次的意思)”
  “好,来一碗!”我也豪放一把。
  这茶,大片大片的叶子映在白净碗里,殷绿殷绿。一口下去,喉头停留的板栗香,合着空中弥漫的叶子烟和淡淡咸味,一下回到从前。
  原本的热燥,在这手工土茶调和下,开始淡定。
  拿着相机,把这茶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凝视了一遍。看我一脸的兴奋,热情豪爽的老板娘说,随便拍,莫问题。这房子,清代的。最早的主人早已不在人世。目前我们是三家人住在这里。“听老人们说,当年红军很多军官,都是这里的常客……”
  
  靠门口,枯坐一位抽叶子烟的老人。刘姓,他说今年已经八十有余。叫老板娘给他泡一碗盖碗茶,我请客。老板娘很是惊讶:“盖碗茶五打五元哦,他喝盅盅茶足够了……”
  端着盖碗喝一口,话匣子打开,老人很健谈。谈他听长辈口传的掌故,最多的是他亲眼目睹——
  这个茶馆的确很古老。至少比我老。我晓得的都换了10多个老板。我每天都要来坐坐,因为,闻到这里的味道就舒服。
  这茶馆原来是有名字的,叫“望江茶馆”。因为它就在巴河边边上。现在的老板娘估计都不见得晓得。乾隆年间修的起凤桥就在水码头旁。啥子码头?川东北最著名的水码头。你晓得“早晚恩阳河”这句话不?啥子意思呢?从重庆水路到巴中,恩阳是一个大码头。不管早晚,船夫也好老板也好,都要赶到这里歇脚喝茶,或者做做买卖……
  ……
  
  老人的摆谈虽很平淡,却勾勒出一幅近代速写版清明上河图的局部。
  木结构的穿斗,大堂木柱的檩梁,侧厅双檩的双挂,无一不承载着这茶馆百年气韵的呼吸;青瓦屋面下的泥质地面,凹凸处在光亮下一跃一闪的坚硬,不知收藏着昔日熙来攘往多少人声鼎沸;可拆卸的那两扇木板门,棱角和楔子的光滑,一开一合间,不知记录了多少王公大人的傲慢和贩夫走卒的谦卑;还有那四周斑驳的竹篾土夹老墙,进门靠天井一侧用石块黄泥砌的四方灶台,不知目睹了多少铜壶冒出的欢快愉悦泡泡……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靠门口,枯坐一位抽叶子烟的老人。刘姓,他说今年已经八十有余。他每天都要来这茶馆坐坐,说是闻到这里的味道就很舒服……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大堂的老天井……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大堂侧面的天井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进门靠天井一侧用石块黄泥砌的这一四方灶台,不知目睹了多少铜壶冒出的欢快愉悦泡泡……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近20块厚约两三毫米长约尺半的竹片,两端用麻绳相互串牢,像微型吊桥模样,再由木架撑起,这就是马架子……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这茶壶,煮过多少三江?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下午时分,老茶馆侧厅也坐满了喝茶打牌的当地人……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观牌不语,这是规矩……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独自枯坐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认真算牌……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观牌不语,这是规矩……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与我同去的摄友……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老茶馆二楼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老茶馆侧厅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老茶馆主人的卧室……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侧厅二楼通过这一楼梯可到大堂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二楼的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红”镇探幽:当年红军坐过的茶馆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盖碗茶,5元一碗,算是很贵的……

 

 
  

  评论这张
 
阅读(4616)|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