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青博客

一场地震,生死两难。我是记者,我在现场。

 
 
 

日志

 
 

“阎王爿”惊悚一幕   

2012-06-13 23:02:48|  分类: 无人区探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天穿越无人区探险纪实(二)
  “阎王爿”惊悚一幕

                   文图/勒克儿
  
   在虹口乡“鑫茂山庄“农家乐,虽然不断强迫自己必须入睡,不然明天哪来体力爬山?闭着眼数字,分明听见窗外,雨,淅淅沥沥,隔壁,同房间中科院动物所肖博士均匀的呼吸。
  “雨一直下,赵队不会让我们出发吧?”带着侥幸的猜测,前半夜半梦半醒,到天明,居然睡的很死。
  窗外,村民打点行囊吆三喝五,声音清晰入耳。猛然睁眼一看,隔壁的肖博士和他的行囊已经不见。赶紧穿衣刷牙出门,与我穿同样冲锋衣的一哥儿们很惊讶:“还没早餐?快!大家都要出发了……”
  冒雨跑到餐厅一看,满桌残汤剩水,服务员正在收拾。见我还没吃,马上从后厨端出馒头表示歉意:“只有这些了,将就一下“。
  拿着俩馒头,一杯水。出门撞见典型背包一族打扮的赵队。“赵队,那么大的雨,今天也要出发?”艰难咽下一口干馒头,我期待赵队说“不“。
  “当然。因为山里气候特殊,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但愿我们进去就是太阳。”赵队笑笑。
  环顾四周,村民们已经不见踪影。不远处,几辆越野车已经发动,科考队员们三三两两开始上车。见此情景,我一边三下五除二把馒头打包塞进肚里,一边到房间拿起摄影包就跑。
  刚才还熙熙攘攘的农家乐,此时只有一辆越野车,专门等我。
  渐渐的,我们离灾后重建一排排漂亮的建筑越来越远,路,从柏油变成泥土。眼前的雾越来越浓,明显从山腰劈出只能通过一辆车的便道,坑坑洼洼。车两旁,一边悬崖,一边坡面接近90度的山体。这情景,很像08年5月13日,我驾车在去青川采访的路上。
  大约四五十分钟,我们被送到当地人叫“大水沟”的地方。这里,是保护区里汽车能够开到的最尽头,下车一抬脚,就是怪石嶙峋的滑坡体。
  很奇怪,一到这里,雨没了。
  越野跑的快。我们坐在乱石上,等着大卡运来装备和后勤物质。
  这里海拔1200多米,已经没有通信信号。人员装备到齐,大家合个影后,赵队手一挥:出发。手机关机前,看了看时间:9:30。此时,雨,又来了。
  此时开始,按原定计划,12天,徒步200公里,翻越N座大山,穿过N个大小不一的堰塞湖,直奔海拔4580米的光光山。
  前途,一无所知。我们一头扎进无人区。
  
  刚走过一简易木桥,一座大山立马横亘眼前。此地当地人称“桃子岗”。山路很陡,肉测估计六七十度,因为全部紧贴山壁。队伍一个紧跟一个,远远望去,一个个由红色头盔和背包组成的彩色线条,像飘带,蜿蜒于崇山峻岭。没人说话,都在喘着粗气不断攀爬。眼前,灌木丛中,间杂厚朴、柳杉和已经结果的古老蕨类领春树,浅浅绿绿。
  雨水,不断从树枝滑进手臂、脖子,空气清凉潮湿,脚下湿滑黏鞋,手脚并用,不是很快,但需要保持不掉队在雨中深一脚浅一脚。你不能自行停顿,你一停,后面全停。因为,路,只能容许一人。
  前后左右,没有一人说话。能听见的,除了雨打在树叶的声音,就是片片气喘吁吁。这样默不作声的攀爬,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应该快到山顶,因为对比身后远处大山,清晰的山峰,已经不在仰视。气喘吁吁紧盯脚下,忽然脑袋撞到一枚屁股。一看,前面队伍已经停下,前面传话说,这里叫“阎王爿”,是整个“桃子岗”最危险地方。大家拉着保险绳,一个个上。
  
  惊恐打量这最多半尺宽的“路”,往上,“路”面顽石绿幽幽光溜溜,坡度几乎80度,大约20米长。左边是悬崖,虽有些许小灌木,但这些植物小生命,几乎垂直扎根于岩壁,一眼下探,透过稀疏灌木枝丫,河谷虽成一条线,但清晰可见。站在这笔直的万丈悬崖边,顿觉脚板心阵阵发麻。
  上去,只有保险绳,不可能有人能站稳脚跟拉你一把,人人都得靠自己臂力上,必须的。轮到我,双手紧抓保险绳,出左脚,脚尖踩住一石缝,双手一用力,哪知,左脚尖吃力不住,一滑,身体顿时一歪!
  说时迟,那时快!因为双手抓牢了绳索,失重仅是瞬间。“荡”回来后,长吐一口气,再次试上,感觉屁股被后面兄弟托了一把,迈出了最艰难一步。尔后把身体紧贴住右边山体,向上瞄一眼,抓绳,往后瞅,安放好脚吃力点,双手用力,脚一点点试力,直到吃稳,用力一登,身体向上,再寻找下一个着力点……终于爬到保险绳尽头,感觉一阵心慌,虚汗直冒。我晓得,它来了——我有低血糖,每每一出大汗,偶尔就有这症状。赶紧从摄影包里掏出巧克力,大口大口,一阵狂吞……
  
  终于从山顶开始盘旋而下。在一个名叫“一碗水“的地方,崖壁溪流涓涓,流到一个像碗的石窝,再溢出,把脚下一两三米宽倾斜的顽石,打磨的余光水滑。小心把身体与这顽石保持相同倾角安顿好,一手扶着山壁,一手在”碗“边冲刷洗去泥后,做瓢状,舀一口,冰凉浸脾。此时,才分明感觉自己汗如雨下,内衣到衬衣再到摄影背心,前胸后背,湿了个透。(待续)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我们被送到当地人叫“大水沟”的地方。这里,是保护区里汽车能够开到的最尽头,下车一抬脚,就是怪石嶙峋的滑坡体。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我们被送到当地人叫“大水沟”的地方。这里,是保护区里汽车能够开到的最尽头,下车一抬脚,就是怪石嶙峋的滑坡体。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越野跑的快。大家耐心等着大卡运来装备和后勤物质。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越野跑的快。大家耐心等着大卡运来装备和后勤物质。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穿越无人区领队、都江堰龙虹保护局局长赵志龙记录当天日记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大卡送来了此行“重型辎重”。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后勤保障队员们认领各自的“包袱”。。。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后勤保障队员们认领各自的“包袱”。。。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部分科考队员临行前合影纪念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部分科考专家学者。他们分别来自中科院山地灾害所、动物所、植物所。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这里海拔1200多米,没有通信信号。人员装备到齐,大家合影后,赵队手一挥:出发。手机关机前,看了看时间:9:30。此时,雨,又来了。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因为拍照, 我走在了最后……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大家一个紧跟一个,远远望去,一个个由红色头盔和背包组成的彩色线条,像飘带,蜿蜒于崇山峻岭。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队伍开始逐渐隐没于崇山峻岭……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盘旋下山途中,左手边就是悬崖。只不过,路稍宽点,但仍不敢大意,身体仍要与右边山体倾角一致.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盘旋下山途中,左手边就是悬崖。只不过,路稍宽点,但仍不敢大意,身体仍要与右边山体倾角一致.

 

遗憾的是,本文《“阎王爿”惊悚一幕》所述那一幕,没有图片。
但,首先申明,介绝不是标题党。

因为,当时那种场合,脚都站不稳,如何端相机?
下雨,很陡,相信朋友们能理解。为了说明问题,截取一段下山的画面,基本可以想象上山的情景——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盘旋下山途中。左手边是悬崖。这样滑腻陡峭的地方,上山下山一样。只不过,上山更陡峭,基本没立足之地,拍照成为妄想。大家艰难通过的“阎王爿”,只能从描述中去体会……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下了一步,绝不敢紧接着迈出第二步,得先看看右边山体有无可以借力的树根或者石头……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右手抓住藤蔓,小心盯着脚下,一步一步把脚安稳……

“阎王爿”惊悚一幕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双脚安顿稳当,再寻右前方有无借力之处……

  评论这张
 
阅读(30038)|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