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青博客

一场地震,生死两难。我是记者,我在现场。

 
 
 

日志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2012-07-14 00:14:21|  分类: 无人区探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天 穿越无人区探险纪实(十四)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文图/勒克儿

龙洞子夜幕尚未开启,小雨依旧淅淅沥沥。一些队员穿着冲锋衣围着火堆,开始对进入无人区后遭遇的种种艰险懊悔。有人甚至开始对早晨离队返回都江堰的个别队员,羡慕嫉妒恨……

但的确不能怪他们娇生惯养不能吃苦耐劳。基本没任何户外经验的队员们,压根儿就没想到此行竟如此艰难。比如,队医,几乎就没携带户外急救用品,携带的感冒药仅仅“象征性”,队伍还在缓冲区时,感冒药就基本消耗殆尽。御寒防治感冒的红糖、生姜,用了一天红糖没了,第五天大本营,最需要生姜的时候,没了。其他诸如葡萄糖粉、有效的蛇药、过河专用器材、酒精棉等等,一概没有。穿越无人区,前两天都在巡护区和缓冲区,即使艰难,大家貌似还能忍耐。但是第三天正式进入无人区,一路所遇几乎猝不及防……

夜幕和雨幕叠加笼罩的荒山野岭,的确不好玩。晚上8点不到,大家都无奈钻进睡袋。

除全身继续被乱石“伺候”外,最悲催的是,噩梦开始具像。尤其通过大小崩山和凌冰断崖的一幕幕,一直被大脑自动循环回放,并且被剪切PS成不同场景的失手坠崖……每次坠崖瞬间,每次心悸惊醒。关键是,梦中失手的不是我自己,而是参与此次科考的最年轻女队员戴菲俐。她是我同事,摄影、文字都是行家。此行穿越,我携带了两台无敌兔、从14到400,四枚红圈头以及580神灯和环闪,当然,还有脚架。因此,我向组织者特别申请,希望她能参队。

被惊醒N次,每次都清醒地在思考:天亮还得继续前行,不管你愿不愿意。随着海拔的不断抬高,路越来越险,如果梦境成真,我怎么向她父母交代?

……

天刚蒙蒙亮,大家都不约而同钻出睡袋。不是不想睡,是无法睡。因为,睡袋、睡垫,都被雨水浸湿。一大早,一条条蓝色睡袋睡垫,围着火堆,算是景观一枚。

今天是正式进入龙溪—虹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无人区的第二天,也是整个活动的第四天。路线:龙洞子——筷笼子沟口。

沐浴着小雨,8:30,进发。出发前,赵队告诫:此行河水更深更急,次数估计更多。请大家把照相机、摄像机之类的东西装入防水袋。没记录不要紧,关键是要确保器材安全。更重要的是,防水袋里的空气被封闭后,袋子自然鼓起,万一落水,可当浮漂……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没有双手配合双脚借力、支撑、稳形的“四轮驱动,”任何人想凭借“两驱”通过,除非是不想活了。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因为地震,这里山川变形,部分河流改道,峡谷更陡,水流更急。(科考队员 黄琦 摄)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队员的双腿在没有外力帮助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承受水流的巨大冲击。(科考队员 黄琦 摄)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森林武警宋海峰护送都江堰电视台张副台长,不料抓拍到两人落水的惊险过程!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水流太急,两人在水中难以平衡身体……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因为手挽手,一人失控,便互相牵制……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两人没有抗住冲击,几乎全身扑向水中!还好脚步站住,否则只怕瞬间被冲往下游。。。。。。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艰难起身,此处不可逗留,想办法也要尽快到对岸……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扶住巨石,总算找到着力点。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扶住巨石,总算找到着力点。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全身湿透,估计腿上也被水中所藏礁石刮的伤痕累累,终于惊险涉关。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即使到了岸边,也不是那么容易轻松上岸……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这一双双手,就是队员们的安全保险绳。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这一双双手,就是队员们的安全保险绳。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这一双双手,就是队员们的安全保险绳。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这一双双手,就是队员们的安全保险绳。(科考队员 黄琦 摄)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这一双双手,就是队员们的安全保险绳。(科考队员 黄琦 摄)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这一双双手,就是队员们的安全保险绳。(科考队员 黄琦 摄)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这一双双手,就是队员们的安全保险绳。(科考队员 崔云 摄)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渡河数不胜数,水温不仅接近零度,而且大多齐腰深。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不要小看了这根木棍,有它作为支点,就像第三只脚,是过河的保障。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这一双双手,就是队员们的安全保险绳。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我几乎被“抗”过了河。

 

按我们常规想法,海拔越高,峡谷更陡,但越接近河流源头,河水应该更浅,但一天行程下来,不仅反复体验了更深更急的河流,而且,我们终于在地图名为“大干沟”地方,完整见识了汶川大地震的另一面——

汶川大地震,留给世人的印象,一句话概括:惨绝人寰。因为这个印象的形成,盖源于紧急救援抑或新闻报道,都是在地震破坏的人类活动区域展开。随着2008年6月10日唐家山堰塞湖泄洪、7月14日、9月24日接连发生的雷霆暴雨,地震发生后人们记忆中的山崩地裂原始形态,悉数被泥石流掩盖,比如2008年512期间全世界都熟悉的北川县城、青川东河口、彭州银厂沟、安县茶坪乡、绵竹清平乡等。

随着时间的流失和山地灾害的频发,汶川大地震造成的自然伤痕,已经在人类活动区域开始逐渐消失。尤其青川东河口,人类迄今为止地震学科所掌握的地震形态学术描述:断裂、崩塌、褶皱、塌陷,它那里原本清晰可见,但现在已经逐渐模糊。

那地震发生后处于地震带上的无人区,情况如何呢?

四年过去了,这些地方,一切,都还是谜。

这天,科考队员们惊奇地发现:保护区腹心地带距离震中仅仅四公里。我们距离腹心地带还有一天路程,但此间山崩地裂遗留的地震形态,不仅完好如初,而且与我在地震灾区的所见所闻情景迥异——2009年地震一周年纪念,作为《百媒穿越地震带》活动领队,我与很多记者,不仅走遍12个极重灾区,而且一起到过汶川地震最惨烈的自然遗址回访,诸如北川县城;青川东河口、马公乡等五大爆发点;地震震中爆发点映秀的牛眠新沟;安县茶坪乡以及千佛崖;彭州银厂沟大小龙潭……的确,没有一个地方的地震自然遗址形态与这里相同。

因为地震,这里山川变形,部分河流改道,峡谷更陡,水流更急,渡河数不胜数,水温不仅接近零度,而且大多齐腰深。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见识了汶川大地震闻所未闻的海量巨石阵!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海量巨石阵一角,也足够震撼!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这段巨石阵,是一座山整体垮塌的现场,几乎填平了此段峡谷。(图片 地质学家崔云 摄)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没有双手配合双脚借力、支撑、稳形的“四轮驱动,”任何人想凭借“两驱”通过,除非是不想活了。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那么高的陡坎,如果没人拉一把……(科考队员 黄琦 摄)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匍匐于巨石之上,没有手套和裹脚布,必定被像刀一样锋利的石块割得遍体鳞伤,几乎无法全身而过。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行走巨石阵,分明能听到清晰的流水声,却寻不见河流踪影。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雨下不停,加上巨石本来的青苔,湿滑无比,每踩一步都要小心翼翼。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这些基石断面锋利,要么尖锐凸起,在加上小雨纷飞,行走其间,可谓“刀尖”上跳舞。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地质学家孔纪学教授正在用GPS定位。(图片 动物学家李家堂 摄)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这些基岩组成的巨石阵,最小的,肉测也是几吨重,最大的,起码上千吨……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这里泥不见踪影,所见海量堆积物,几乎清一色基岩!(图片 地质学家崔云 摄)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过河后,裤子腰以下全湿。这湿裤很粘皮肤,如果一步跨度太大,腿被湿裤扯着,很难迈出,如果动作过大,很可能瞬间变成开裆裤……(图片 地质学家崔云 摄)

 

后来知道,这天和紧接的第二天行程,我们的体力,大部分被这样的“路段”消耗。GPS显示,这 “路段”,总长达5公里!

在一个又一个乱石阵“接棒”的交界处,呈现出典型的次生形态。植物学博士高云东说,这些区域处于明显的恢复期。其中最为常见的植物为菊科植物黄鹌菜、蒲耳根、鼠鼩草、蓟属植物,马鞭草科多种醉鱼草,玄参科沟酸浆等。这些都是新生开阔区域的先锋物种,表明该区域的植被恢复已经开始。(待续)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在一个又一个乱石阵“接棒”的交界处,植被呈现出典型的次生形态。(科考队员 崔云 摄)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在一个又一个乱石阵“接棒”的交界处,植被呈现出典型的次生形态。

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这些新生开阔区域的先锋物种,表明该区域的植被恢复已经开始。海量巨石阵:“刀尖”上跳舞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这些新生开阔区域的先锋物种,表明该区域的植被恢复已经开始。(科考队长 赵志龙  摄)

 

 

 

  评论这张
 
阅读(10191)|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