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青博客

一场地震,生死两难。我是记者,我在现场。

 
 
 

日志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2012-07-19 00:30:36|  分类: 无人区探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天穿越无人区探险纪实(十七)


   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从“炼狱“回到人间

   文/戴菲俐    图/勒克儿
  
  在一个一个踩在悬崖石壁的脚步中,疲惫和恐惧造就了一种庞大的寂寞感,我的视野始终在模糊和清晰间游走,几天来的穿越日子在脑海中匆匆忙忙一晃而过,在这片无人知道的静谧角落,我就像经历着一场时光穿梭。环顾自己的身处,峡谷深幽,峰峦叠嶂,云雾潇洒自由的翻腾,四野弥漫,在变化极快的云雾中各型峰岭时隐时现,景象万千。
  这是一种无法复制的未知,我们走向这未知的深处,或许是带着对已知的失望,或许是带着某种渴求,然后在这里无论面临的是什么,都成为一种收获。这样的体验相当于一种惊喜、一种全新的世界。这个崭新的世界冲破我们来时的路,在尘世中摸爬滚打的自己,和在这片未知中艰难探索的自己,形成两种相生相克的自我,在纠缠中互相比较,直到最后互相肯定。
  
  时间一分一秒不经意流逝,压抑的天空辽阔又空旷,就像被结界了一般,有一种吹弹可破的静谧。这样的环境给了我这样思辨的巨大空间,实际上是因为不断重复的在巨石阵上来来回回,已经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无聊。

       这种无聊反而让我重感冒的大脑愈加沉闷和疲倦,为了不让自己陷入疲软无力的状态,我开始在自己心中说话、唱歌,制作一切无意义的幻象。直到我听到两位地质学家的对话,脚下生硬的巨石阵才突然变得生动。
  中科院山地灾害研究所研究员、博导孔纪名教授和崔云博士,是队伍中唯一两位愿意在巨石阵上逗留的。在他们专业眼里看来,筷笼子沟是沿北东方向抬升,比降特别大,平均坡度达到20多度,在这样的沟道坡度下,一条近南北方向的次级断层交汇于筷笼子主沟道,在亲身体会、亲眼观察这巨石阵后,两位专家得出一个在我这个外行看来,十分浪漫的结论:主沟道左岸壁顶部有很明显的侵蚀沟,由于自然灾害,大量的物质比如块石,被地震和滑坡携带从而堆积主沟道。由此推断,如没有地震,这片区域可能是一连串瀑布。也就是说,这一片被巨石堵塞掩埋的峡谷原貌,可能是一个十分壮丽的瀑布群!
  听到瀑布群,我瞬间稀罕起脚下的这些破石头来,没有想到有一天,我竟然能够身处这样原始的自然环境中,不仅能够切身触摸它现在的生命状态,还能够原地临摹它从前的壮美,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难寻的满足。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如没有地震,这片区域可能是一连串瀑布?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难道这片区域地震前是一连串瀑布?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也可能这片区域地震前是一连串瀑布……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也可能这片区域地震前是一连串瀑布……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也可能这片区域地震前是一连串瀑布……
 
 已经踩了够多的巨石,是不是今天就可以不用淌水了?事实证明,这仅仅是一个妄想,淌水过河,时每天动作的必须。今天经过的峡谷比前几天更窄,两岸切割更深,海拔直奔2800,水温更低,冻的唇寒齿裂。踩着亚高山这些鬼斧神工的怪石过河,水流对周围山壁和水中落石的侵蚀凶残程度,我们在今天的淌水中体会的可谓深刻。
  虽然已经经历了大大小小超过百次的淌水,今天我却第一次被冷的浑身发抖、脸色苍白、嘴皮乌紫。或许是因为水温的急遽下降,深度的加大,加上在更为汹涌的水流中突围,需要消耗更多的体力,但不巧的是我恰恰正拖着重感冒的身体,所以抵抗力在今天的路途中一直处于红色预警状态——时刻面临爆发性的溃败。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科考队员 黄琦 摄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淌水过河已经家常便饭,盆友们看的想吐,我也发的想吐。渡过这河回头一瞥,权当看风景……

 

 

       看我脚步不如前几日灵活,向来结伴走在我前面的森林武警宋海峰,今天一直留在我的身后,只要看我一摇晃,就马上从后面撑住我。“我看你今天脑花都是散的吧……”宋海峰一边关心着我,一边逗我,为我分散感冒引发的各种不适。开始时,我还很不适应,因为从穿越开始,宋海峰就一直在我前面,我已经习惯跟着他的脚步和速度,这么猛的眼前一空,自己竟觉得少了一份安全感。
  今天已经没有任何地名,没有往日的那些个千奇百怪的名称,就是筷笼子沟沟口和筷笼子沟中段,直接了当,粗犷到底。也不知道到底走到了哪一个危险的地段,队伍要过一个悬壁,悬壁有十米左右高,脚下便是奔腾而下的峡谷,当然免不了嶙峋巨大的乱石。能够下脚的路很窄,而且暗藏着尖利小石块和竹桩,队员散开来一个一个,彼此相隔一米左右,贴山壁通过。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本文作者描述的地方就在这里。右边,就是峡谷……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像这样的路段,今天比比皆是……(科考队员 黄琦 摄)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其实,还有这里也相当悬乎……(科考队长 赵志龙 摄)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这悬崖下面,就发现一只估计死了一两月的羚羊,但不知道是摔死的还是病死的(死羊的图片很恶心,就免了)……(科考队长 赵志龙 摄)
 
       科考队两名女性之一的电视台副台长张蓓,通过这里时,脚一滑,整个身体瞬间像一放大的滑板,直接冲向悬崖边,她没有任何喊叫,也没伸手抓周围任何植物……在她后面的队友王毅,扔掉摄像机不顾一切冲向她,幸好,在悬崖边缘,几颗稀疏的箭竹,果断援手……
  “当时我脑袋完全空白,没有害怕,更没死亡恐惧……“事后,面对目击者的惊恐,张台居然很淡定。
  赵队说,这恐怕是体力濒临崩溃临界点的表现。
  
  这表现,很快被我极度疲惫带来的麻木所证实:一块被落叶隐藏的极好的石块,几乎以假乱真的混在山壁上的粘土中,并且在暗中突出一个尖利棱角,由于常年风吹雨打,就像磨得光亮的刀锋一样尖利。我那双被重感冒伺候的迷蒙双眼,压根无法把它辨认,虽然是并不快的速度,但是当我的大腿从它那吐出来的“尖牙”上刮过,那种剧痛,仍然钻心!不仅如此,痛感还在极短时间内加重!本能的,我第一时间收缩左腿,并且用手去抱住被刮的大腿外侧!这一瞬间的“金鸡独立”,差点要了我的命……由于悬壁很窄,我双手脱离扶住的山壁,一只脚还离开了地面,整个人骤然失去重心,向右边倒去!但恰巧右脚边有一条从山壁中伸出的树干,几乎是没有意识的反应,我伸出右手架住了这条树干!我的整个身体,在不到5秒钟的时间内,由紧贴在山壁上,“幻影移形“到悬空的树干上吊挂!
  没有叫出来,我好像丧失了语言功能,说不来话了一般,没有任何呼叫。后来一想,应该是那个时候我的大脑,早已经一片空白,支配我行动的,早已经不是我的精神,而是我的潜意识。

  第一时间,在我身后的海峰上前把我抓住!可是由于我摔得太突然,海峰也来不及反应,刚抓住我的衣领,自己就失滑往前一跪,手也一松!这样被他提起还不到一秒,我再次下坠!树干已经发出噼啪声,显然它已经快要承受我身体重量的二次冲击!来不及思考其他,半跪着的海峰又一次抓住了我!这一次,他牢牢抓住的是我的手臂,然后一蹴而就,把我从悬空的崖壁拖上山体!一波三折,我的小命被保住……
  
  整个身体像海绵一样趴在这条狭窄的悬壁路上,肌肉就像出现真空状态,丧失任何触觉。左腿被刮的伤口渗出鲜血,我也无力去理会,甚至都分不清从额头滴下来的是汗水还是雨水。扭头看海峰,他喘着粗气、一脸通红的靠着山壁,满头大汗,眼神埋怨又紧张的看着我。我们两个人就这么不说一句话的待了足足十分钟,躺的躺,靠的靠,真感觉刚从鬼门关回来一样,空气中只能听到慌乱的心跳声。

 
        缓过神,我们互相搀扶着继续动身。虽然脚步能够挪动,但从头到脚,我都是冰冷的,双手一直发抖,被海峰按住也依旧抖个不停。
  我的这次险情,不仅突破我“水上漂”的惊魂,更切肤体会了张台从“炼狱“回到人间的那种感受。

   炼狱,其实更多的是一种象征。
  当你的身体和心灵携手共处那种“炼狱”场景,你感受的就是“炼狱”的煎熬和挣扎。
  听着对我有救命之恩的海峰,在耳边不断安慰我,我想哭但是没有一滴眼泪。
  一种叫天天不灵的挫败感,瞬间将我吞噬。
  第一次,我开始怀疑自己;第一次,我感到委屈和难过;第一次,我不敢确定浑身无力、意识模糊的自己,还能不能走到最后。(待续)

穿越无人区第五天,筷笼子沟口——筷笼子沟中段(冲顶大本营)行程一瞥——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科考队长赵志龙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文中写到的森林武警士官宋海峰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本文作者戴菲俐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科考队员 黄琦 摄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途中午餐:单兵自热食品。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途中午餐:压缩饼干
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途中午餐:单兵自热食品穿越无人区:一群男人中的俩女人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经过五天的艰难跋涉,所有队员,一个不少,终于到达冲顶光光山的大本营。随队森林警官吴水涌,激动鸣枪庆贺……


 
  评论这张
 
阅读(5373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