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青博客

一场地震,生死两难。我是记者,我在现场。

 
 
 

日志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2016-05-07 12:48:57|  分类: 旅游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dd0000a719b8cb51e8

文图/勒克儿

据媒体报道,5月5日下午1:30,四川雅安宝兴县村民在采野菜过程中,发现一只野生大熊猫,耳朵、背部、右后腿、尾部都有明显伤情。工作人员将其救护下山。受伤大熊猫为雄性,4岁,体重44公斤,此后被送往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雅安基地接受救治。然而,在尝试了一切可能的救助方式之后,大熊猫还是因为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在6日下午14点50分死亡。专家分析可能遭到其他猛兽攻击。

这一令人扼腕的消息,让人不由纠结并担心成都都江堰“熊猫谷”——玉堂镇马家沟野放大熊猫训练基地的那6 只大熊猫,它们是从成都大熊猫繁育基地所有大熊猫中,精心选择组建的一支野化放归“特遣队”。这“特遣队”成员分别是星蓉、星雅、功仔、迎迎、芝芝、琪琪。其中星蓉、星雅是一对双胞胎,功仔是电影《功夫熊猫2》的创作原型,是名符其实的“功夫熊猫”。

5de0000a7d8562e8bab因为关心,周末驱车前往探望它们。看见它们无忧无虑的憨态,想到它们的先驱者大熊猫祥祥肩负族群回家探路的喋血;看见它们旁若无人的嬉戏,想到了它们野生的先辈——“盛林一号”重回大自然后的杳无音讯;看见它们图样图森破的样纸,想到昨天被猛兽攻击抢救无效而亡的那只野生大熊猫……

前途,对它们,充满荆棘,弥漫血腥,甚至死亡。

面对可爱的它们可能的未来,人类不得不残忍地潸然泪下。

动物只有在野外才叫动物,否则就是宠物。

她们必须回到原本属于自己的野外世界。

晨光初现,山色旖旎。带着自己族群回归大自然使命,它们必须上路。

以我身躯,慰我家乡。前途尽管必须喋血,它们必须上路。

5db0000a86592c9d259一个不争事实是,全球关于动物的任何一部电影,无不让人动容。动物们也可能这样想到:无论人类朋友与我们相处如何欢娱,结局总是会充满人类情感的悲伤,因为我们终究要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虽然那个世界在你们人类眼中,充满暴戾、厮杀。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生物界演化的基本规则。人类不能逆天。

这是回归,同时也是失去。人类与动物微妙又切肤的关系,正是在帮助动物融入人类生活和动物野放回归中,左右交织。

5b10009d3b92753bf23

是的,人类抚育的大型哺乳动物经野化训练后成功回归大自然不少见,可对于“活化石”大熊猫来说,我们目前仅有的,只是先驱者祥祥留给我们的无尽悲怆——

2001年8月25日,大熊猫祥祥和双胞胎哥哥福福出生在四川卧龙基地,等同于每一只大熊猫,祥祥憨态可掬,和其他充满灵性和福气的同伴并没有差别,包括它贵为国宝的养尊处优。

有些东西恰是在平静中爆发,并预示某种命运。两岁的祥祥,离开伙伴,抛弃所有荣华富贵,毅然走上与我们熟知却是决绝的大熊猫之路,这或许从一开始就注定不可逆转。

因为出色的身体条件,祥祥被选中,但这不是被选中留在基地为科研和繁育作贡献,也不是被选中“借”往全国乃至全球给世人带去欢乐,抑或作为交流使者旅居国外,用憨浑天成的魅力征服世界。迎接祥祥的,是3年艰苦的野化生存训练,最终,为自己的族群回家,趟出一条归乡路。

回家的门,终于打开。

2006年4月28日,笼网打开,祥祥迈出世界首例人工圈养大熊猫回归自然的第一步。或许刚开始,我感到焦虑,认为人类不能残忍替祥祥选择,可在命运转折的一瞬,祥祥用自己的背影回答了一切。它无视众多和它朝夕相处的研究员、无视来访的中外记者、无视闪光灯、无视饲养员的眼泪、无视舒适的基地,没有犹豫,没有潇洒,没有兴奋,没有不舍。他的步履那样义无反顾,虽然一步轻松一步深重。

祥祥的不曾回头,证实了这一切都无关选择,而是一个物种回归自我领地的本能,去永恒追求对家乡无法拒绝的渴望,纵然那是广袤山林,是沟壑纵横,是复杂险要,是危机四伏,但更是自由,是生存,是立足,是统治,是延续。

不久,祥祥给我们展示的却是满身的伤口。这一道道伤口,就像一幅幅画面,我们看见他与同类争夺领地的出生入死,我们看见他孤独艰辛在危机中的艰难立足,我们看见烈日和星空下,他坚定地对家园的渴求……

距离这次受伤后简单处置放归不到一周,2007年1月7日,祥祥的颈圈信号再次发现微弱,多处搜寻,却没有发现祥祥的踪迹,直到信号消失,祥祥失踪。

一周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祥祥,渐渐变成一个期待符号。大家在祥祥可能成功的幻想躁动中,时时掠过一个父母失去自己孩子的锐利阵痛。这痛,随着时间的消失,麻木成一种渴望:哪怕你伤痕累累,只要你出现!

可是祥祥,你的身影始终没有踏进基地一步,在你决绝的背后,是高昂不屈的头颅抑或是血液中流淌的骄傲?

终于一天,搜寻人员在雪地发现了祥祥满身是伤的冰凉躯体!在超出上次伤后野放地多达36平方公里的范围外,在转经沟一处高高的悬崖下,还不到6岁的祥祥,在与同类的争斗中失足坠下……

明明已经重伤,祥祥你为什么不回到基地求助?明明上一次的伤还未痊愈,祥祥你为什么还要走到那么遥远的地方?

是你真的彻底忘记了人类能给你的温暖?还是,你其实了解我们的良苦用心,明白人类野放你们的真正目的?或者,是你的天性驱使你不回头,给你出乎意料的顽强勇气?所以,就算再激烈残忍的竞争,你也选择直面,就算长途跋涉,也要在残酷的环境寻找属于自己的领地?

祥祥,你要相信,你所付出的生命代价,我们比你更痛。不知道在最后一刻,你有没有想起小时候最爱玩的滑梯和摇椅,想起每一次要饲养员抱的时候,把大家扑个满怀。那梦中人类给你的呵护,一定是最后烙在你眼中的记忆吧。无论那记忆中有没有我们,我们都盼望你最后弥留的眼神,不要饱含泪水……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祥祥:雄性,2001年8月25日,出生于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2003年7月8日,两岁的祥祥背负着人们的重托,作为全球第一只“野外求生”的大熊猫被野外放归训练中。(资料照片 新华社 发)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经过近3年的野化训练,中国人工繁育的雄性大熊猫“祥祥”将放归自然。 (资料照片 新华社 发)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四川卧龙大熊猫自然保护区,大熊猫祥祥饲养员放归前在照看玩耍的祥祥。(资料照片  中新社发 王瑞林 摄)

5db0000a8ab14ce2525 2006年4月28日,全球首只经野化训练的圈养大熊猫“祥祥”走出铁笼,回归山野。(资料照片)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出笼。它无视来访的中外记者、无视闪光灯、无视饲养员的眼泪、无视舒适的基地,没有犹豫,没有潇洒,没有兴奋,没有不舍。有的,只是步义无反顾,虽然一步轻松一步深重。(资料照片)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祥祥不曾回头。纵然前方是广袤山林,是沟壑纵横,是复杂险要,是危机四伏,但更是自由,是生存,是立足,是统治,是延续。(资料照片)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祥祥失踪后,牵动国人心……(资料照片)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2007年2月19日,工作人员找到“祥祥”的尸体。(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勇敢悲壮的祥祥,留给世人最后的映像……(资料照片)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勇敢悲壮的祥祥,留给世人最后的映像……(资料照片 新华社 发)

——————————————————————————————————————

尽管刚刚发生了野生大熊猫受伤不治的噩耗,但是,它们回家,依然义无反顾。这六只大熊猫,不久即将告别人间安排的荣华富贵,昂着头,回家!

这是我们艰难的纠结,它们被迫的选择。

    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默默祈祷,祝福。

爱,真的,就一个字。

5de0000aa1fe64b31ae“特遣队员”星蓉,边啃竹子,不时欢愉地叫几声。这声音,居然貌似某种鸟叫!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特遣队员”星蓉啃竹的声音清晰可见,很有节奏。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特遣队员”星蓉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特遣队员”星雅坐在另一旁,认真把竹叶扯掉,只吃竹竿。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特遣队员”星雅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吃完一根,“特遣队员”星雅又顺手拖出一根……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星雅吃的一脸开花开朵……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在另一个野外放归训练场地,著名的“功夫熊猫”功仔闪亮登场!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功仔爬山树梢,貌似很向往墙外生活。他可能不知道,总有一天,他的命运,布满荆棘……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功仔的眼神,充满对自由、对家乡的渴望……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同在这片领地的迎迎(右)来了。他不断抱住树摇晃,恼怒的功仔(左边)梭下树,扯起给迎迎一耳光!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迎迎不甘示弱,迎头给功仔脸上一掌!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聪明的迎迎打了就跑。恼羞成怒的功仔边叫着边四处寻找……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貌似知道功仔发怒了,迎迎悄声上树躲避……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看看暂时没危险,迎迎的心也飞到墙外……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迎迎下树后,一直耐心躲在左边树桩的功仔开始攻击。俩兄弟抱团激战图片很多,不能一一上传。姑且从这里剪切……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功仔明显身手敏捷,很快从倒挂金钩中“咚”一声落地后翻身立起。而迎迎却小心翼翼,用前爪支撑,先把脑袋慢慢放在地上……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趁迎迎失去重心瞬间,功仔闪电般一记右勾拳……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迎迎这姿势,彻底失去战斗力,只好任由功仔蹂躏……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缓过劲来,迎迎开始出招解围……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易地再战,迎迎凶狠的咬住功仔脸部不放!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我咬,我咬,我使劲咬!”功仔护痛,无力还击……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虽然很痛,功仔在盘算脱身之计……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趁着迎迎走神的一个空档, 功仔摆脱被咬的脸部,迎迎立马一记雪花盖顶!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功仔护痛扛过,运功一记锁喉手:“小子!我弄死你!”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迎迎来个硬倒解围。功仔趁势扑上!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俩兄弟再次抱团混战!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迎迎略占上风……

探访野训大熊猫:前方已然喋血,它们仍将昂头上路 - 勒克儿 - 党青博客

面对迎迎飞身扑打, 功仔身子一歪,迎迎扑空,功仔趁势死死压住迎迎,两个抱团混战,打成一幅绝妙的太极八卦图!

——————————————————————————————————————

关于作者

@勒克儿:

腾讯网《大家》签约作家;搜狐客户端《名人》签约作家;资深媒体人,自媒体工作者;旅行达人,摄影师。中宣部、国务院新闻办、国家广电总局、国家新闻出版署、全国记协等联合表彰的全国优秀记者。华西都市报创始人之一,中国第一张都市报第一版主编,华西都市报连续7届编委。曾在云南、辽宁以及四川等地报社当过副总编辑。

曾参与江西、湖北、陕西、浙江、山东、海南、贵州、嘉峪关、张家界、惠州、肇庆等全国10多个省市组织的旅行体验以及宝马南疆文化之旅、横店影视城文化之旅、贵州威宁草海黑颈鹤拍摄之旅、12天徒步穿越无人区追寻野生大熊猫、美国皇家加勒比国际邮轮韩国行、内蒙古冰雪之路10天东线自驾之旅、国家地理&黑龙江冰雪之冠摄影大赛&中青旅12天冬季自驾黑龙江中俄边境线采风等活动。

?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