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青博客

一场地震,生死两难。我是记者,我在现场。

 
 
 

日志

 
 

中俄边境夏秋炫彩:日出日落暴雨火烧云 血染瓢泼“双子城”  

2017-09-13 22:34:52|  分类: 旅游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勒克儿

黑龙江黑河市,素有一城二国之称——黑河因中俄边民来往频繁,形成了这个城市很具有俄罗斯风情和特色。而黑河市区以黑龙江主航道中心为界,与对岸的俄罗斯远东地区第三大城市隔江相望,最近距离仅750米——

黑河市与黑龙江对岸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城市。一江两岸,凌晨3:46分。日出前。

黑龙江黑河市是中俄4374公里边境线上,唯一一个与俄罗斯主体首府相对距离最近、规模最大、规格最高、功能最全、开放最早的边境城市。

凌晨3:46分。日出前。黑河大黑河岛与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城市江岸灯光。

中俄黑龙江边境两岸,风云变幻只在瞬间。几分钟前还乌云翻滚,点支纸烟的功夫,眼前天空突然绚丽起来。

凌晨3:54。黑河大黑河岛——中国黑河边检、海关口岸一瞥。

凌晨4:04。天空越发湛蓝,一层像纱一样的乳白色的气流,在黑龙江面上轻轻荡漾着。黑河大黑河岛两岸城市,万籁俱寂,一片祥和。

凌晨4:15。眼见日出瞬间,可黑龙江一波大雾隐天蔽日袭来,天空顿时只有一片乳白色腌红。

那雾是被一阵冷风裹挟而来,面部和手冰冰润润,穿着冲锋衣裤感觉略冷。几分钟后的凌晨4:21,亲眼目睹江雾蕴藏着的奇迹——雾开日出,天空和江面,瞬间绽放出惊艳。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黑龙江江面的雾,像个顽皮的精灵在施展魔术,它挥动着那块被日出晕染出淡红乳白色的纱幕在江面飘来飘去,捉摸不定。点支纸烟蛋定地等着它无趣散去。10多分钟后的凌晨4:27,这顽皮的精灵向黑龙江南岸黑河飘去,俺脚架上浑身已经被大雾浸润的相机,终于等到令人心动的一瞬间。

晨曦中的布市一角。

?凌晨4:37,太阳刚刚升起20多分钟,中俄黑龙江边境北岸的俄罗斯布市,周围依然被嫣红透明的水雾缠绕,一些房屋若隐若现,貌似幻影一般。

凌晨4:35,晨曦时分,与上图对应的黑龙江南岸的黑河城市群,则静静地欣赏着江雾的朦胧和优雅,看得出,城市建筑的外墙立面,不断刷新着一种舒适感和一份享受。

凌晨4:37,江面袭来的雾色不再乳灰,转而鹅黄,继而金红,黄红相接的地方是粘稠的紫色,掩盖着黑龙江南岸东面的黑河信号塔和城市建筑的房尖。

凌晨4:43。氤氲的江雾被日出晕染成嫣红的轻纱,神秘、朦胧而又迷离地缠绕在黑河大黑河岛四周。这静谧与恍惚的时光,随着江雾的幻影飘逸,让人情不自禁地联想到一种仙境,那是一种即可触摸又可想象的境界。

今日是中国两级穿越追光之旅自驾车队从黑河出国到俄罗斯布市旅游的第一天。上午8:15来到大黑河岛黑河口岸准备出关。图:中俄边境线“双子城”最显著的标志性建筑——大轮盘。

上午8:16,黑河大黑河岛。中华人民共和国黑河口岸标志。

上午9:42,中俄边境线黑龙江中心航道。乘坐渡船,一江两岸两国度,俩城市江岸一览无余。远远看去,两岸建筑乃至各种环境都极为相似。

上午9:43,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边境,俄罗斯巡逻艇在江上游弋。俄罗斯边防士兵很随意,只穿个裤衩在艇上日光浴。

上午9:43,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边境,俄罗斯城市与巡逻艇。

下午3:33,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江边,远远能看见黑龙江南岸的中国黑河口岸江边,很多市民带着孩子江边戏水。

下午3:34,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江边,俄市民观看黑龙江南岸的中国黑河城市。

下午4:14,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江边,远看黑河市中俄自由贸易城和远东采购中心。

下午4:23,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码头。三三两两的俄罗斯布市市民在江边戏水、日光浴。

下午4:16,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江边景观大道一瞥。

下午6:42,黑河最靠近黑龙江江边的黑河大酒店15层观日落。图:黑龙江北岸的布市城市沐浴在晚霞中。

下午6:47,黑龙江北岸,俄罗斯布市西边城市郊区一瞥。

下午7:02,晚霞映照黑河市区一角。

下午7:03,晚霞映照黑河市区一角。

下午7:05,黑龙江南岸西边,黑河市区被灿烈的晚霞笼罩。

下午7:25,晚霞映照黑龙江西边两岸。

下午7:25,黑龙江东边两岸城市华灯初上。夜幕即将来临……

下午7:30,风云突变!黑龙江南北两岸的中俄“双子城”,各自天空在血红夕阳映照下,不同厚度和形状的飞云五颜六色,看去非常鬼魅!北岸的俄罗斯布市上空,更是半边红霞漫天,半边大雨朦胧,界限泾渭分明。

下午7点35左右,一阵彪悍的冷风从江面腾起迅速向南岸刮来,找避风处准备抽支烟撤退。奇迹往往在绝望时喷发——烟刚点燃,发现拿打火机的手肿么是殷虹的?蓦然抬头,啊,这才是真正我!伙!呆!红霞中,乌云挟着暴雨从北岸滚滚而来!

下午7点35左右,本以消失的落日用它最后的光芒,撕开了遮挡的云层,霎那间,天上地下一片血红!“血染的风采”“残阳如血”“血色黄昏”都弱爆了!没有一个词儿能穷尽描述眼前所见的一切——因为此时,黑龙江南岸红霞漫天北岸暴雨倾盆的诡异天象!

?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